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八卦 »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最后编辑:2016/9/1 12:18:48 浏览:3939 分类:娱乐八卦
麻油叶作为一个“以乐会友”的民谣民间组织,近年来随着宋冬野、马頔的走红而备受瞩目。而这个倍受小清新们追捧的民间组织正是由马老板——马頔一手创办起来的,并汇集了当下人气十分火爆的民谣音乐人:宋冬野、尧十三、贰佰等等,曾经花粥、陈粒、丢火车乐队也都是麻油叶成员。
这个红翻天的民谣组织,为这几年国内民谣的普及与推动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与其说麻油叶是一个音乐厂牌,倒不如说,它更像是一个独立音乐人因共同兴趣爱好而组成的组织,也属于是音乐人之间私下交好的见证。一方面《董小姐》、《南山南》、《茶底世界》等等被选秀节目翻唱而瞬间走红的民谣歌曲,让更多人开始了解这种独立小众的音乐;
而另一方面,正所谓“人红是非多”,随之而来则是独立乐迷质疑“麻油叶”部分成员的音乐创作,“转基因民谣”的名号随之而来;同时某些人无所顾忌地开扒部分成员的私生活。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但这一切都在说明:麻油叶作为一个新兴的独立音乐人组织,它“以乐会友”的模式,以“情感基础”作为组织寄托的基础,获得了乐迷的认可。虽然“民谣”是它主要的音乐风格,但每位成员所唱的民谣类型都不尽相同,这种多元化的包容并蓄,抑或是上每位成员身上独具个人特性的气质,或许也是它备受民谣乐迷喜爱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独立音乐人的圈子并不都是孤芳自赏、闭门造车的。类似麻油叶这种由音乐人私下发起的组织,在国内还有很多,我们特意整理了一些特具代表性的组织,其中部分组织已经随着岁月逝去而成为许多乐迷心中的梦,而部分组织如今还在为推动地下文化而努力。
在民谣圈子里面,还有一个新兴的厂牌叫做“大傻子”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论整体名气,大傻子比不上麻油叶,毕竟还是一个2015年1月才成立的民谣音乐厂牌。但是看到里面的成员,还是有几位我们比较熟悉的民谣音乐人,比如茉莉僧、纣王、李晋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大傻子也会经常举办专场和演出,但相对于麻油叶内部成员各自发展、较为宽松的形式而言,大傻子在性质上毕竟是一个厂牌,而全非一个组织。
无聊军队
中国朋克做的一场癫狂之梦
成员:69、脑浊、反光镜、Aboys
热爱中国朋克音乐的乐迷,一谈到国内朋克音乐,除了朋克大团生命之饼、蜜三刀、地下婴儿之外,自然不能忽视的便是“无聊军队”,这支活跃在上世纪90年代末、由一群热爱朋克音乐、彻底坦率关心个人自身生活的年轻人组成。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无聊军队”由四支北京朋克乐队组成:69、脑浊、反光镜、Aboys,他们积极倡导地下音乐,经常在北京的地下Livehouse进行专场演出,在狂放的音乐中更为深刻地思考自身所处的环境与生活。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后来更推出《无聊军队》专辑,里面收录了这四支朋克乐队共40首短小精悍、凶猛极致的朋克小曲,其中有两盘磁带,每一面都收录一支乐队,成为了众多朋克乐迷心中的经典。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而如今,无聊军队早已解散,或者是在某种程度这些往昔总是充满愤怒的朋克青年已经与社会妥协,69、Aboys解散,反光镜、脑浊已经成为国内大牌乐队。90年代末的朋克青年终究成为中产阶级的“栋梁大叔”,或许如今的社会不需要朋克的声音。
年轻帮
清河朋克的永远年轻
成员:Joyside、赌鬼、浪、盘尼西林......
同为朋克乐迷心中的梦,就如他们的简介所说,“年轻帮”三个字再也不单单是指好几支乐队、粉丝们、朋友们、一个集体、一个叫做“School”的酒吧、一家古着店,而是成为更多乐迷心中一个追忆朋克岁月的梦。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Joyside作为其中不得不提的主要乐队,从2001年开始,到2009年突然宣布解散,那群清河朋克的不羁与狂放,影响了后来多少热爱朋克音乐的年轻人。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2005年“年轻帮”的名称突然出现在独立音乐圈,它是由众多喜爱Joyside的年轻人所自发组成的热血组织,也是代表着那段岁月的青春与永远年轻的感动。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而后来,Joyside的原班人马范博、边远、刘昊、关铮与有才的朋友们麻昊宁、阳仔组成了“浪”,唱着优美的摇滚乐令乐迷在音乐的迷醉中有种“Joyside回来”的错觉。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但终究错觉就是错觉,乐迷们也要慢慢介绍已解散Joyside成为过去与传奇的事实,但值得期待的是,年轻帮仍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尽管那些清河朋克们如今大多成家立业,但新生代的年轻帮依然歌唱着同一声调的青春与热血,继续在独立音乐圈活跃着,将那份年轻帮的精神延续下去。
北暴
铁血壮汉们的金属精神
成员:扭曲的机器、颠覆M
玉麟军等金属乐队
北京暴徒本是由扭机的主唱老道所创办的、集合包括颠覆M、玉麟军、永恒之翼、万重等众多活跃在北京的金属乐队,推进国内新派金属音乐起着功不可没的功劳。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后来,北暴慢慢向多领域扩展,衍生出一系列文化产品,坚持推动着地下文化的发展。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他们用直截了当的言语、铁血壮汉的粗犷、让人酣畅淋漓的金属保持独立音乐的批判性,从而更加令人在看似“粗暴”的方式中,感受来自金属的柔情。
No Beijing
来自北京的集体孤独之声
成员:Carsick Cars、Snapline
后海大鲨鱼、哪吒
2005年,在国内独立音乐圈看似发展迅猛的势头之下,北京四支乐队Carsick Cars、Snapline、后海大鲨鱼、哪吒共同发起“No Beijing”全国巡演活动,似乎在新时代里面用音乐向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纽约“No Wave”活动进行“致敬”。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Carsick Cars)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Snapline)
四支风格迥异的乐队,唱着不同声调的音乐,但他们共同用在音乐的实验性与创造性,表达出年轻人的迷茫与他们对于个体自身的反思。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后海大鲨鱼)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哪吒,已解散)
或许这种反思的精神,就是No Beijing运动过后留给乐迷的最大回忆。
鱼死网破
南方重型音乐的呐喊
成员:杀虫水、六道母、Burnmark
在2013年某次集体聚会之后,来自广州本土的乐队——杀虫水、六道母、Burnmark决定自发形成一个重型演出团队,集中发声,志在用“呐喊”推动广州本土独立音乐的发展,“鱼死网破”应声而出。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他们经常以“联合专场”作为主要形式,以“共勉”的态度联合呐喊心中的重型音乐。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杀虫水)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六道母)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Burnmark)
除此之外,他们经常会私下举办活动,促进彼此的感情,也是会玩: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也很牛!

曾经有人说过,在国内玩独立音乐如果不抱团,就不会获得快速的关注度。
但事实上这些“抱团”并不是说组成小团队,从而排斥团队之外的所有人,而是作为一个组织,将有共同信念的人集合起来,为独立音乐的发展唱出自己的抑或积极、抑或困惑的力量,当中部分组织固然会有玩乐的性质,但也无可厚非、无伤大雅。
在独立音乐发展的过程中,这些独立音乐人所自发形成的组织,就如无聊军队、年轻帮、北暴一样,不单只是音乐层面上的馈赠,还有在精神层面上对于同样热爱独立音乐的人的激励。
除了宋冬野、马頔他们的“麻油叶”,这些独立音乐组织...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抢占沙发!

昵称:游客[未登陆]没有帐号? 快速注册 用户名: 密码:
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huxhui

作者 huxhui 的个人空间

自我描述: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东西都没写!

安卓APP下载

安卓APP下载